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电话:
您的当前位置: > 企业 > > 正文

“这次,换我们守护您!”DPMAS人工肝成功救治百岁老红军

来源:壹点网 时间:2021-10-19 10:20:23
咪乐|直播|安卓版下载 “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成为新旧产业变革的“新引擎”,在经济转型和新技术革命的双重动力下。

当百岁老人患上急性左心衰、急性肝衰竭,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九死一生。治,或不治?让每个家庭陷入难题。不治,作为儿女于心不忍;治,风险极大,也许投入再多也不过徒增患者痛苦。无助的家属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医者,在渺茫之中搏一线生机。而这一次,奇迹出现了——104岁老红军在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的全力救治下重获新生。点亮生命,不到最后一刻,医者绝不放弃……

孤注一掷!“百岁高龄,无论做何治疗都有风险。”

病床上的老人是吉林省长春市的红军长征离休老干部张老先生。不久前,他在家中突发恶心呕吐,就医后最初诊断是急性肠胃炎,但在药物治疗后却出现了急性左心衰。老红军住进了ICU,病情持续加重,还突发肝衰竭!已经104岁的他,能熬过这一关吗?谁也没有把握。

当地政府很重视他的病情,联系各大医院寻求救治。“坦白说,老爷子这高龄,不管做什么治疗都有极大风险。”医生的分析让家人更犯难。老爷子有5个孩子,长子已82岁高龄,当面对至亲的生命,这位早已历经大半辈子风雨的耄耋老人亦难以坦然面对,握着病危通知书的布满褶皱的手止不住颤抖,“想尽快救他,又怕做错决策,就此失去他!”

生命与时间都在流逝,这时的犹豫与耽搁,也是在减少老红军生的希望。直到一通越洋电话打破了僵局,“爸,我们给爷爷试试人工肝吧!”原来,来电者是老红军的长孙,是波士顿某大学生物教授,获悉爷爷身患重病时,他把医生提到的各种治疗方案与医学界朋友一同探讨,呼声最高的是人工肝技术。

此前,医生也提过这或可一试,但因患者年龄过高、风险过大,家人不愿冒险。这通电话无疑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他们决定放手一搏!为了给这场仗增加胜算,他们急需找到一家人工肝治疗经验丰富的医院。综合时间、距离与疗效的考虑,沈阳六院成为了首选。

一辆急救车、一家老小、数名吉林民政人员护送张老从长春赶往沈阳。从他入院后,六院迅速召集多学科会诊,这场与死神的正面交锋也正式拉开帷幕。

“患者存在病毒性肝炎乙戊重叠感染,又是肝衰竭早期,建议进行人工肝治疗。”血液净化科王春美主任当机立断,确定首次治疗采取“DPMAS(双重血浆吸附)+全量血浆置换”。血液从老红军的身体缓缓流出,流经一褐一白两个罐体,里面分别装有两种吸附剂,联用可改善黄疸症状并清除炎性介质。考虑到张老的年纪,在进行血液净化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不良反应,医护团队提前做了各种预案。

第一次治疗结束,过程很顺利。医护人员紧张的神经稍稍放松。大家为这位曾亲历长征的老爷子的顽强意志力赞叹着,还说等他康复了一定要请他给医护人员讲讲长征的精神和故事。

就在此时,护士站传来床旁监护仪尖锐的报警声。老红军病情有变!急性左心衰再次发生!医生采取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紧急处理。接下来的24小时,房外的家人揪心等待,房内的医护时刻紧盯,生怕老爷子再出现什么状况。所幸,他很争气,挺过了这第一关,在医护人员精心照料下,心功能渐趋稳定。

首战告捷!尽管过程有惊险,但医护人员和老红军终究打赢了这第一仗。

命悬一线!“DPMAS真的能救他吗?”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在病床上,几名护士在老红军床旁悉心照顾着,但围在病床周围的家属和医生脸色却有些凝重。

“老爷子这身体能不能熬过后面的治疗?”“DPMAS真的能救他吗?”经历首次治疗的波折,老人的二儿子、三儿子心有余悸,对治疗方案产生了疑虑。但也有同意坚持治疗的家属,一时间,两边僵持不下。

“这些突发情况在可控范围内,按老爷子目前的情况,我认为还是要坚持继续做人工肝治疗。”王春美耐心安抚家属,针对患者情况调整了第二次治疗方案为“DPMAS+半量血浆置换”。

家属决定遵医嘱做治疗。然而,第二次治疗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老爷子出现了言语不清、意识模糊等行为异常,这在临床上已是肝性脑病的症状!如果处理不当,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严重受损,甚至威胁生命。死神又一次向这位百岁老人伸出了手。

血液净化科的会议室里,相关科室主任聚在一起,对老人的情况作评估分析。“血浆置换造成血浆渗透压下降,可能引起脑水肿,继而诱发了肝性脑病……”“黄疸指数还比较高,没有出现下降趋势……”“心功能比较稳定,问题不大……” 经过慎重考虑,医护人员再次向病魔宣战!他们决定给老人进行第三次人工肝治疗,这次采用单纯的DPMAS模式。

眼看老人的病情反复出现状况,家属的心情也很沉重,“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了。无论如何,老爷子还有一口气撑着呢,我们就相信医生!相信他们能尽全力带来最好的结果。”

等待是煎熬的,但似乎除了陪伴,家属也别无他法。第3次治疗后,数据没有明显变化,但也没有出现新的并发症;第4次治疗后,数据依然没有什么波动;直到第5次,在大家渐渐失去信心时,曙光出现了!黄疸明显下降,数值从600降至420。这个好消息,振奋了所有为之牵挂的心。在第6次治疗后,老红军的病情终于得到控制,肝功能逐渐好转,进入恢复期,不久后康复出院。

“没想到DPMAS人工肝确有奇效,很感谢六院救了父亲!”老人的儿女们感慨万分。因为不了解,他们差一点就和这项新技术失之交臂,也差一点就失去了父亲。“希望越来越多肝衰患者能够被治愈,这确实是一项造福患者的先进技术,我们应该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医生的判断!”

博极医源!“这是没有终点的长征。”

“六院诞生于长征出发这一年,这次为了救治参加长征的老红军,多名医护向死神横刀亮剑,这也是六院和长征的一种缘分。”院领导表示,这次成功救治老红军,所有医护打心底觉得自豪,“当年是他守护了国家与人民,如今,换我们守护他。感恩有这样的机会,让医者发挥所长,去回报这些曾为国家浴血奋战的人。”

始建于1934年的沈阳六院, 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传染病院之一,在抗日战争战火中诞生,历数次改革发展淬炼,在肝病治疗方面取得杰出成就。特别是近年来引进了DPMAS技术,在肝衰竭方面疗效显著,每年治疗近600例次。王春美介绍,DPMAS有双重吸附的特性,这是中性大孔树脂(健帆HA330 -Ⅱ血液灌流器)和离子交换树脂(健帆BS330血浆胆红素吸附器)两种吸附剂联用产生的效果,既能吸附胆红素又能清除炎症因子,“它就是一个基础,说它‘万能’也不为过,它能从根本上清除引起肝衰的炎性因子,可搭配CRRT、血浆置换等其他模式一起治疗。”沈阳六院在2018年被全国疑难及重症肝病公关协作组及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重肝与人工肝学组联合授予了“全国人工肝及血液净化技术示范中心”称号。作为示范中心,他们还肩负着“以点带面”的使命,正致力于以学术培训、论坛等模式推动人工肝的普及与规范。

这样成功救治老红军只是医院救治重肝患者的一个缩影。“很多被判‘死刑’的重肝患者抱着来我们这试一试的心态,最终都获救了。在六院,这样的案例有很多很多。”王春美说,他们的理念是“早期多次联合个体化治疗”,人工肝治疗要及早介入,不同患者要采取不同治疗方案,“像老红军这样,前三次治疗方案都不同,这是需要根据病情作调整的。”

“博极医源,广洒仁爱”,这是沈阳六院院训,也是每一位六院医者的崇高使命。为了使病人得到更好的、更前沿的治疗,就要不断开展新技术、新疗法,大胆创新,总结经验,用最新最成熟的治疗理念与技术为他们减轻痛苦。“这对医者而言,就是没有终点的长征。”王春美说,“我们要走一辈子呢!”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精彩放送:

新闻聚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合作 | 法律声明 |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2017-2020   太阳信息网 豫ICP备17019456号-10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2 78 229 @qq.com
 

Top 百度